医学生控制感现状的调查研究

  摘 要:本研究采用控制圈量表对400名大学生进行调查,对数据进行T检验、方差分析,得出医学生在人际控制维度上存在性别差异,男生的人际控制水平比女生高。医学生在个人效能和人际控制维度上存在年级差异,其中大一学生的个人效能得分最低,而大三学生的人际控制得分最低。医学生控制感的三个维度在城乡、是否独生子女方面都不存在显著差异,但医学生在人际控制维度上,学生干部明显高于普通学生。

  关键词:医学生 控制感 控制圈

  控制分为心理控制感和控制行为两大类,控制感会影响实际的控制行为,而且对人们的心理、行为或绩效会产生重要的影响和预测作用。目前学术界对控制感的研究主要包括自我效能理论、心理控制源理论、自我控制和毕生控制理论、习得性无助理论等。控制圈(Spheres of Control,SOC)的概念是Paulhus1983提出的,属于控制感的范畴,是指个体对自我能力以及运用这种能力对内外环境施加影响以获得理想结果的信念和期待。Paulhus认为,控制感的测量不应该只是单一维度的,他将个体的控制感分为三个层面:一是个人效能,主要是指个体对自己能否顺利完成学业、智力活动以及所从事工作的能力的信念;二是人际控制,是指个体是否相信自己有能力对自我人际关系的建立和维系进行控制;三是社会政治控制,指个体对自己能否对政治事件或社会环境成功施加影响的认知。有研究表明,心理控制感对个体的身心健康、工作绩效及应对方式都有重要影响,心理控制感高的个体自我评价较高,喜欢追求有挑战的任务,行动积极,动机水平高,而丧失控制感的个体会产生一系列不良的情绪和行为反应。医学生作为大学生中的特殊群体,是未来中国医疗卫生事业的中坚力量,步入社会后要承担着健康所系、生命相托的救死扶伤的重任,因此,医学生控制感的高低不仅会影响其自身的身心健康,也关乎着千千万万个体的身体健康和生命质量,更会影响中国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因此,对医学生的控制感调查研究,进而采取针对性的教育措施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研究对象与工具

  1.研究对象。随机抽取广西南宁市部分医学院校400名大学生作为被试进行问卷调查,回收问卷379份,有效问卷363份,有效率为95%,平均年龄为19.63±1.26岁。

  2.研究工具。控制圈量表是Paulhus开发的测量大学生控制感的测评工具,包括个人效能、人际控制、社会政治控制三个分量表,每个分量表有10道题,共30道题,各题采用7点计分,其中14道题采用反向计分,分数越高表明控制感越强,三个分量表的a信度系数分别为0.77、0.78、0.81。此外,为了研究一些人口统计学变量对医学生控制感的影响,本研究还自编了人口统计学调查表。

  二、结果分析

  1.医学生控制感的性别差异。把性别作为分组变量,对控制圈各维度进行独立样本t 检验,结果见表1。结果显示,在个人效能和人际控制这两个维度上,男生的得分都显著高于女生,在社会政治控制维度上男生和女生的得分不存在显著差异。

  2.独生与非独生子女医学生控制感的差异分析。把是否是独生子女作为分组变量,对控制圈各维度进行独立样本t 检验,结果见表2。结果显示,独生子女医学生与非独生子女医学生在控制圈的三个维度均无显著性差异。

  3.医学生控制感的城乡差异分析。把城乡作为分组变量,对控制圈各维度采用独立样本t 检验,结果见表3,医学生控制圈的三个维度在城乡变量上均无显著性差异。

  4.医学生控制感的身份差异分析。把身份作为分组变量,对控制圈各维度采用独立样本t 检验,结果见表6。结果显示,大学生控制圈存在身份差异,在人际控制维度上,学生干部得分高于普通学生,在个人效能和社会政治控制维度上,身份差异不显著。

  5.医学生控制圈的年级差异分析。把年级作为自变量,控制圈各维度作为因变量,采用单因素方差分析对大学生控制圈各维度进行差异分析,结果见表3。结果显示,个人效能和人际控制维度存在显著的年级差异,而各年级在社会政治控制维度上未达到显著差异性。事后多重检验发现,大一、大三、大四、大五年级的学生在个人效能维度上存在显著性差异,分数由高到低依次是:大四、大五、大三、大一。而大四、大三和大二年级的学生在人际控制上存在显著性差异,分数由高到低依次是:大四、大二、大三。

  三、讨论

  1.医学生控制感的性别差异分析。男医学生在个人效能和人际控制维度上的得分都显著高于女医学生,该结果与其他学者的研究结论有出入,原因可能在于,中国传统文化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男人则要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深受这种长期的性别角色期待的影响,男生会让自己更乐观积极、更有力量,这样会造成男生对自我能力的把控更有信心。此外,中国传统文化要求男主外女主内,要求男性应积极主动独挡一面,而女性则应被动内敛、相夫教子,在这种角色认同的影响下,男生会比女生更愿意主动建立人际关系,对自我的人际控制能力也更有把握。最后,社会政治控制维度上,男医学生与女医学生不存在性别差异,这可能与大学生接触和参与社会政治有限,对这个问题考虑或涉及的较少。

  2.独生与非独生子女医学生控制感的差异分析。表2的数据表明,独生与非独生子女医学生在控制感的各个维度上都无显著差异,说明独生子女的成长背景对医学生控制感并没有明显影响。

  3.医学生控制感的城鄉差异分析。本研究发现,医学生控制感的三个维度不存在城乡差异,该结果与前些年一些学者的研究结果不一致,原因可能在于随着我国经济社会改革的不断深入,政府越来越注重协调城乡发展,导致近些年来城乡差距越来越小,城乡学生之间的差异趋于平衡。

  4.医学生控制感的身份差异分析。表4的数据表明,在人际控制维度上存在显著的身份差异,学生干部的得分明显高于普通学生,这可能与学术干部的地位和经历有关。在大学里,学生干部主要是在班级、社团、学生会担任一些职位,与普通学生相比,学生干部承担着上传下达的任务,要经常与不同的学生、老师、甚至学校领导或者社会人士打交道,接触的人群种类多,是连接学校、老师、和同学之间的一个重要桥梁。无论在信息获取、实践活动或锻炼机会上都比普通学生多,这也导致学生干部对自己人际控制的能力更有信心。

  5.医学生控制圈的年级差异分析。本研究发现,不同年级的大学生在个人效能和人际控制维度上存在显著性差异,而社会政治控制维度上不存在显著差异。分在个人效能维度上,大一、大三、大四、大五均存在显著性差异,分数由高到低依次是:大四、大五、大三、大一。大一分数最低,这与新生刚到大学的心态及对学习环生活环境的不适应有关。大一新生刚刚结束了紧张焦虑的高三生活,到了大学这个相对自由开放且无家长管束的环境中,很容易放松对自己的要求,纵容自己的惰性,进而导致大一新生对自己的自我效能控制感降低。在人际控制维度上,大二、大三均与大四存在显著差异,得分由高到低依次是:大四>大二>大三,大三学生的人际控制得分最低,可能与大三学生已经跨过大一、大二那种迷茫徘徊的适应时期,对大学生活已经熟悉,对自我专业也有深刻的了解,这时他们通常会他把更多注意力放在自身发展和学业上而不是人际交往中,因此会导致大三学生对自己的人际控制评价最低。

  四、结语

  医学生在人际控制维度上存在性别差异,男生的人际控制水平比女生高。个人效能和社会政治控制维度不存在性别差异。此外,医学生在个人效能维度上存在年级差异,其中大一学生的得分最低,而在人际控制维度上也存在年级差异,其中大三学生的得分最低。最后,医学生在控制感的三个维度在城乡、是否独生子女方面都不存在显著差异,而在人际控制维度上,学生干部明显高于普通学生。

  参考文献:

  [1]吴宁,张小远,肖蓉,吴歆,马林. 大学生内外控和应对方式的比较研究.中国实用医药杂志[J],2007,2(13):10-11.

  [2] 何安明,刘华山,惠秋平. 大学生控制圈与特质应对方式的实证研究 . 江苏高教[J], 2012 (2)22-25.

  • 大成 :
  • 1426479642
  • 小文 :
  • 1426479642

移动办公:17161073700

鹏程论文网提供MBA/MPA、经济管理、工商管理、教育管理、法律硕士、医学硕士、软件工程、在职硕士以及电子信息技术、计算机等各专业的硕士论文代写服务,还包括开题报告的撰写。 无需定金,信誉保证,当面交易,安全可靠 .

杂志库 更多>>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