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成员争夺财产纠纷案件,是指家庭内部有直系或旁系血亲的成员,因为财产处理发生矛盾纠纷引发诉讼的案件。该类案件主要类型有:继承、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经济补偿、房屋拆迁补偿、保险合同纠纷等。由于主体特殊,法律关系复杂,处理不慎容易引发极端事件,影响家庭和睦、社会和谐。

  一、我国有关家事诉讼立法之现状

     (一)家事诉讼程序的立法背景

  家事国事天下事,我国的《婚姻法》、《收养法》、《民事诉讼法》以及这些法律的有关司法解释均已经认可了家事诉讼的特殊性,但这些规定散见于各个规范性法律文件或同一法律文件的不同章节中,不仅使当事人难以找到完备的规范,而且还造成了一般规定与特别规定在适用上的混乱。

  自2011年8月《婚姻法司法解释三》颁布以来,一时激起千层浪,社会各界不同的声音不绝于耳。但不可否认的是,家事案件在司法实践当中的矛盾突出问题得到了很大程度的解决,为律师办理家事案件和司法机关处理家事诉讼提供了强有力的依据。此后两个月不到的时间里,也就是2011年10月《民事诉讼法》修改草案第一次被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初次审议。修改草案中有关于家事程序的建立与完善更是得到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

     (二)家事案件数量占据民事案件比例居高不下

  在我国目前的司法实践当中,家事案件的数量占据了整个民事案件数量的四分之一,甚至是三分之一,这样庞大的数字显示了司法机关在处理民事案件中对于家事案件所要付出的资源和精力较其他民事案件都非常高。

  家庭是社会最小的细胞,是整个社会关系最核心的部分,家庭的和谐关系到整个社会的安定,对家事案件处理的好坏直接关系到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所以建立完善的家事诉讼程序,提高家事案件的审判质量,于社会而言至关重要。

     (三)家事案件处理机构不统一,民政机关亦有管辖权

  根据修订后的《婚姻法》及《婚姻登记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婚姻登记机关可以受理的婚姻案件包括,无效婚姻、可撤销婚姻以及因程序问题引起的婚姻成立或不成立纠纷。比如说,《婚姻法》第11条规定:因胁迫结婚的,受胁迫的一方可以向婚姻登记机关据或人民法院请求撤销该婚姻。而《婚姻法》12条对于无效婚姻的主管机关没有规定,由于婚姻法规定不明,加之受已失效的旧《婚姻登记管理条例》第25条、第28条(婚姻登记管理机关有权受理宣告婚姻无效的申请)的影响,目前不少人仍然认为婚姻登记机关可以受理无效婚姻纠纷。有的法官甚至认为:应当由婚姻登记机关处理无效婚姻,如果婚姻登记机关对其“结婚登记未撤销法院不能判决其婚姻无效”。

  可见,处理婚姻无效和撤销婚姻关系的纠纷不管是司法机关,民政部分也有一定的处分权,这使婚姻案件处理起来较分散,不够集中。

     (四)法院处理家事案件“民行分离”影响案件审判质量

  目前法院审理家事案件的现状是“民行分立”:

  (1)由民一庭审理一般离婚、婚姻无效、撤销婚姻、抚养、赡养、收养、继承等家事案件。

  (2)由行政审判庭审理婚姻行政案件。这些婚姻行政案件,有一部分与民庭直接受理的婚姻无效或可撤销婚姻的性质是一致的,但更多则是当事人认为婚姻登记机关违反婚姻登记程序,当事人对婚姻登记机关不撤销或撤销婚姻登记不服,或者婚姻登记机关不受理当事人要求撤销婚姻登记的请求,而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的案件。

  可见,对于婚姻无效和撤销婚姻关系的纠纷在法院内部由行政庭来审理,而非民庭。但行政庭的法官对于家事案件,尤其是对婚姻案件的专业知识结构不如民一庭的法官,这种现状严重影响了婚姻审判的质量,从一定程度上不适合婚姻案件实际情况的需要。

     (五)家事诉讼程序与其他民事程序无明显差别

  我国在现行法基础上承认家事诉讼与普通民事诉讼之间的差异,但对于家事案件的特殊性认识和重视程度还不够充分。对于家事案件,我国法院目前的做法是将其安排在民一庭来处理,现行的民事诉讼法对于家事纠纷案件的诉讼没有设立专门的诉讼程序,更没有独立的家事诉讼程序法,但在民事案件总量持续增长的大形势下,家事案件的绝对数量仍然是非常庞大的,虽然民事审判方式改革中许多实务性的操作发生了改变,但身份关系的诉讼与其他民事诉讼无明显差别。一律适用同一程序和同一诉讼类型的传统做法不仅不科学而且有些落后。

  通过以上所有的分析看出,对家事案件进行集约化诉讼,在程序设置与机构设置上对家事案件“区别对待”,完善家事诉讼程序,乃至在我国建立独立的家事诉讼程序是符合社会经济发展和法制现代化之路的。

  二、家庭诉讼程序的适用范围

  适用范围普遍存在于家庭案件中。在此需要说明的是,家庭成员的纠纷有的不能算是家庭纠纷。所以就要确定纠纷是不是属于家庭纠纷,这点十分重要。

  因此,本文主张将家庭事件进行扩大化,以一部专门的法律来对家庭纠纷进行规定,使之独立于民事诉讼,并到家庭诉讼的范畴中。本文认为,家庭诉讼程序适用以下具体情况:

     (一)婚姻关系案件

  现实生活中,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农村还是城市都存在一定数量的未婚同居现象,表现为夫妻二人不办理结婚登记就开始共同生活,早些年的“包二奶”现象更是被揭露,恋爱期间同居所产生的纠纷数量近年也不断增加。由此看来,此类案件有必要纳入家庭事件中加以解决。

  虽然实体法中没有明文规定配偶权,没有明确规定夫妻同居的义务,但这并不妨碍法官受理案件,毕竟现实生活中频繁有此纠纷发生,而程序法上的规范一定程度上还会弥补实体法不足,并创制实体法,并且我国对于夫妻同居而进行诉讼也有处理过,之前在广西的一位老人,向法庭上诉要求妻子与其同居,老人的上诉请求非但没有被法院拒绝,反而得到了法院的支持,法院最后判决其妻子与其同居。

  有学者主张以婚姻关系为基础的案件还应包括夫妻扶养诉讼、家庭暴力诉讼、同居诉讼(包括解除同居关系和请求法院确认同居义务的诉求)、财产确认诉讼、夫妻离婚财产再分割诉讼等。本文认为,此类诉讼案件多与财产性纠纷有关,宜将其放在后文所述的与身份关系有关的家庭财产性纠纷案件类型中来。

     (二)收养关系案件

  纵观世界各国,每个国家对于收养关系的案件处理的原则都不尽相同,但是对于收养案件的规定却有一些相似之处,例如很多国家把不存在收养关系和解除收养关系的案件归于家庭纠纷中。我国的《收养法》中也有类似规定。

     (三)继承关系案件

  依据《继承法》所规定的几类诉讼,对于继承案件主要有两种,一是法定继承案件,二是遗嘱继承案件。表现为法定继承人之间对于遗产如何进行划分的诉讼(第15条、第27、28、29条)、确认遗嘱是否有效之诉(第17条至第20条、第22条)、确认是否放弃继承(第25条)、夫妻相互继承遗产之诉(第26条)和确认是否丧失继承权之诉(第7条)。当然,有学者也主张以继承为基础的案件应采取以下划分:继承权纠纷诉讼、遗嘱效力认定诉讼、遗产继承诉讼以及遗产处理执行诉讼等,而本文认为为避免划分混乱,应以我国目前《继承法》划定的范围为依据,宜采取前述的划分标准。

     (四)亲子关系案件

  相比于德国和我国台湾地区的“民事诉讼法”所规定的亲子事件范畴,在立法层面,我国在亲子关系事件上并没有成熟的经验。文章持的观点是,收养事件与亲子关系的案件是不相关的,应该设为一个独立的案件,并配套处理过程。根据大量的案件和国外的经验,亲子关系案件涵盖:

  1.对于是否存在血缘关系的案件,也就是不是因为婚姻而生下的子女、生母或法定代理人申请法院确认该子女为生父的子女及生父申请认领该子女。

  2.否认亲子关系案件,指夫妻一方否认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生子女为男方亲生子女。

  3.停止亲权的诉讼,也就是当事人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宣判父母不再拥有监护权.

  同时,面对司法实践中婚姻家庭中亲子关系案件呈不断上升态势,有学者主张宜将实践中常发生的撤销亲子关系之诉、恢复亲权关系之诉、确认非婚生子女认领关系是否有效之诉及撤销非婚生子女认领关系之诉等诉讼类型纳入到亲子关系领域内,本文认为目前我国就父母子女关系制度而言,仍然很不健全,由于调整亲子关系领域的法律覆盖面不完全,现实中还有法律漏洞,因此法官在处理案件时可以依据有利于保护弱势群体的原则适当的扩大亲子关系案件的范围,最大限度地调节父母子女关系,以保护当事人利益,亦对前述的观点予以赞同,都应该归入到亲子关系的案件。

     (五)和身份相关的家产纠纷案件

  具体包括《婚姻法》所规定的几类诉讼,包括追索赡养费、抚养费、抚育费之诉(《婚姻法》第20条、第21条)、变更抚养费之诉(第三十七条),这类案件多发生于婚姻纠纷、收养纠纷等领域内,司法实践中往往会因收集证据不全,又或是当事人由于某种不可抗性的原因使得其处境发生改变,而因为这种改变要求追加费用,这种现象也是时有发生的。所以根据这些情况,文章认为理应对于抚养费等的受理应该另外设定一套程序,这样有利于保障弱势一方的合法权益。

  三、结语

  在家庭纠纷案件日益膨胀的今天,家庭诉讼程序在应对不同类型、复杂程度不一的家庭案件有其存在的理由和价值。这类包含着公益性,亲缘性和私密性强的家庭案件,特别需要一个特殊的诉讼程序来妥善处理。目前构建家庭诉讼程序大多已得到学界的普遍认可。期望我国尽快设立有别于普通诉讼程序的家庭诉讼程序,以适应我国民事审判方式改革的客观需要。

  • 大成 :
  • 99658261
  • 小文 :
  • 1426479642

移动办公:17161073700

鹏程论文网提供MBA/MPA、经济管理、工商管理、教育管理、法律硕士、医学硕士、软件工程、在职硕士以及电子信息技术、计算机等各专业的硕士论文代写服务,还包括开题报告的撰写。 无需定金,信誉保证,当面交易,安全可靠 .

杂志库 更多>>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