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行为法是民法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保护民事主体民事权益,制裁民事违法行为,推动文明进步和社会发展的重要法律武器。法律适用过程中确定其适用范围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步骤,侵权行为法的保护客体究仅指权利甚至仅指绝对权利抑或还包括相对权力甚至权利外的利益,对侵权行为法的适用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同时如果将利益纳入侵权行为法的保护客体范围之内,是否应针对权利与利益的特性设以不同的侵权责任成立要件从而给予它们不同程度的保护也是一个极具探讨价值的问题。

  侵权行为法旨在调整规范因加害人之行为不法侵害他人之合法权益所生损害赔偿问题,其中涉及两项一定程度上相互对立的价值判断:一是受害人民事权益的保护,一是维护加害人的行为自由。侵权行为法对权利与利益的保护乃至整个侵权法法律体系的建立都是以此两项价值衡量为基本出发点。

  从加害人角度视之,自是所有的损害都不予赔偿,方符合其利益,但如此显然不符合公平、正义之观念;若从受害人角度视之,自是无论加害人有无过失,对侵害其“一切权益”的“所有损害”皆应赔偿,最为有利。但若如此,则必将使人无法对自己的行为产生合理的预期,从而阻碍行为人的行动自由,而行为自由的缺失,将会使个人的积极性、主动性与创造性丧失殆尽,以此为源动力的社会活力将不再现,以此为基石的社会进步历程也必将停滞不前。

  作为民法此权利法的重要组成部分,侵权行为法需要对受害人的合法权益进行保护,但维护行为人行为自由,保持行为人的积极性而激发社会活力,同样是侵权法重要职能之一。所以整个侵权法的历史就在于如何平衡“行为自由”和“权益保护”。侵权法对权利与利益的保护范围以及保护程度的确定也就以到达两者的平衡为基准和目标。

  传统侵权行为法是以保护法律体系所明确承认任何人基于社会生活关系所生之权利为己任。

  侵权行为法保护的权利应是私法上的权利,即此种权利是实质意义上的由私法体系所保护的权利。私法上的民事权利从其效力和范围而言,可包括绝对权和相对权。

  绝对权又称对世权,是指对任何人均能主张的权利,此种无需经义务人实施一定协助行为即可由权利人实现,并能对抗不特定之第三人。绝对权均是关系民事主体切身利益的权利,是所有民事权利中对民事主体最为重要的,法律也明文对其进行最充分的保护。侵权法诞生之初便是用以保护绝对权的。

  相对权与绝对权相对,是仅得对特定人主张的权利,仅存在特定当事人之间,其实现一般需义务人实施一定协助行为。相对权公示性的欠缺,使得其特性更接近于利益,将相对权归入侵权行为法的保护客体便遇到了和利益类似的问题,如有学者即谓“一般来说,侵害相对权构成违约,侵害绝对权将构成侵权。由于特性与利益相似,故这里对相对权不作深入分析,仅以债权这一最典型的相对权为例,简要探讨将相对权归入侵权行为法保护客体的问题。债权是存在特定债权债务人之间的权利,不易为外界第三人所知,欠缺公示性。鉴于此,在债权债务关系之外的第三人对债权的侵害能否构成侵权行为,存在肯定说和否定说两种观点。目前肯定说为通说,笔者亦赞同此说。盖债权能否成为侵权行为的客体,关键不在于债权之相对性,而在于债权作为一种民事权利的不可侵性,即为正当合法的权利就不允许第三人随意侵犯。不能说债权是相对权就使债权关系以外的其他任何人对债权不负有任何义务,恰恰相反,对于债权这种相对权任何人也都负有不得侵犯的义务,侵害债权就违背了这种法定的不作为义务,构成侵权行为。

  侵权行为法不能望文生义,简单理解为侵害权利的行为。正如史尚宽先生所言:“我民法称为侵权行为,其实不独权利,即其他利益,亦为侵害之对象。侵权行为者,不过举要以概其余之意耳。”利益依其字面意义乃谓能给人带来便利和好处,包括社会生活中所有可以满足人需要的各种生活资源,其范围广泛,种类众多。其中有些利益不具有正当性或保护价值,不属法律体系所保护制利益,如不法利益或不正当利益。有些利益则是正当的、值得保护的利益,可称为广义的利益。广义的利益中,有些利益已经发展稳定成熟,其存在多无争议,其主体、内容或范围可以具体特定,其因时代变迁或社会发展需要,逐步独立成为一种“类型”,乃经由既存法律体系明确予以承认,赋予特定名称后,摇身一变成为权利。王泽鉴先生曾言:“许多权利,并非在法律上均有直接依据,若干类型是在法律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的。最近才被发现者有之(如形成权),有些是因为新的交易形态而受到特别重视(如期待权),易言之,权利是一个具有发展性的概念,某种利益在交易上具有重要性时,或直接经由立法,或间接经由判例学说赋予法律效力,使其称为权利,加以保护,以尽其社会功能。”相对的,其他利益由于尚未发展成熟稳定,其是否存在尚存争议,其主体、内容或范围难以具体特定,在社会发展尚未独立成为一种“类型”,所以既存法律体系未予以承认,亦未赋予特定名称,仍维持原本之地位,可称为狭义的利益或为权利化的利益。理论界亦称之为“法益”,如“法益者,法律主体得享有经法律消极承认之特定生活资源”;“所谓法益,指于法定权利之外,一切合乎价值判断,具有可保护性的民事利益。这些民事利益通常不能归纳到具体的、有名的民事权利当中,但又确实为权利主体所享有,并经常成为加害行为侵害的对象,实有保护的必要。”由此可见在讨论侵权行为法对利益的保护问题上,此利益系指尚未权利化的狭义利益。

  传统民法体系中,契约责任和侵权责任的保护客体泾渭分明。契约责任的保护客体主要是债权人基于契约关系所享有的利益,反之,侵权责任的保护客体则是法律体系所承认之任何人基于社会关系所享有的权利。这种明确的保护客体的区分,在过去生产力低下,社会经济交往活动不频繁的状况下,足以对相应社会关系进行调整,但随着社会生活形态日益复杂多样化,侵权案件所涉及的权利或利益也日趋多样化。各种性质与内容大相径庭的新兴利益,不断出现。此等利益是否存在、主体是谁、内容为何已不再是均由契约当事人通过契约关系进行创设,这些新兴利益的不断出现,使得契约责任已不足以对它们提供充分的保护,不得不求助于侵权责任。可以说,将侵权行为法保护客体扩大到法益正是法与社会发展一致性的具体体现之一。


  • 大成 :
  • 1426479642
  • 小文 :
  • 1426479642

移动办公:17161073700

鹏程论文网提供MBA/MPA、经济管理、工商管理、教育管理、法律硕士、医学硕士、软件工程、在职硕士以及电子信息技术、计算机等各专业的硕士论文代写服务,还包括开题报告的撰写。 无需定金,信誉保证,当面交易,安全可靠 .

杂志库 更多>>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