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 要]对于法的阶级性的讨论,是法理学界长期争执却很少见结论性成果的一场论辩。法的本质到底是什么?法的阶级性究竟该如何理解?法律的阶级性和社会性之争讨论的究竟是什么?在当今社会主义的法治中国法律的阶级性是否还具有存在的作用?通过对以上理由的探究希望可以明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法律应当是怎样的,又具有怎样的本质属性?

[关键词]法的阶级性;法的社会性;社会主义法律体系

  众所周知,关于法律的本质理由是在法理学界一直存在争议的一个议题。在我国大多数法理学者的眼中,都认为“法律的本质就是法的阶级性”。这一理论随着社会主义社会的不断发展,法学研究和立法技术的不断完善而渐渐淡出历史的舞台。究其最根本的理由,就是“法律阶级性理论在当今社会”出现了异化现象,使得该理论的本意发生了变异,变得有违社会的发展与进步。

  一、法的本质属性:阶级性与社会性的争论

  (一)法的阶级性

  但是阶级性主要有两个理由。第一是社会时期发展阶段的不同,会导致对于统治这一概念有所差别。第二是,恶法非法论的辨析,毕竟人类是自然选择,物种进化的得胜者,在人类复杂而又伟大的大脑中,意识里,并非愚昧的只有服从,这就涉及到当统治者没法制定善良的先进的法律时,我们对待法律的态度。

  第一,不同时期,是不同历史运作与文化社会生产力相互作用的结果。这让笔者想到了“民意干预司法”这一热门话题。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宪法》中明确写道:“我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 的社会主义国家”。在我国统治阶级包括社会主义建设者等绝大多数,而被统治阶级则是极少数敌对分子。近些年来药家鑫案、许霆案,很多时候有人指责舆论在主导案件的走向。但是事实是究竟如何呢?如若真的如同《宪法》所讲,我国法律是体现统治阶级的意志,在我国主流文化中一直主张我们国家是人民当家作主,笔者不禁要问“民意干预司法”这一论题该由何而来呢?在理论上本应一致的东西何来干预一说呢?

  第二个理由是关于恶法的理由。主张恶法非法是西方自然法学派的主张这种法学观认为法与法律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法是应然之法或自然之法,法律是实然之法或人定之法。人定法如果符合自然法的要求,就是良法,反之则是恶法,而恶法不是法律。按照这一思路,我国法理学界有学者提出,阶级性只是恶法所具有的一种恶劣的品质,而不是法的本质属性。马克思、恩格斯在《 宣言》中说“你们观念本身是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金额所有制关系的产物,正像你们的法不过是被奉为法律的你们这个阶级的意志一样,而这种意志的内容是由你们这个阶级的物质生活条件来决定的。”?譹?訛亚里士多德在多年前就明确提出了良法和恶法的概念:相应于城邦政体的好坏,法律也有好坏,或者合乎正义或者不合乎正义,这里只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法律必定是根据宪法制定的;既然如此,那么合乎正宗政体所制定的法律一定就合乎正义,而符合于变态或者乖戾的政体所制定的法律就是不合乎正义的。?譺?訛但是近代却又有人提出恶法亦法,法律与道德之间不存在必定的联系,作为法律是人们制定出来就应当遵守的。翻阅其他的一些文献,笔者觉得是支持恶法非法的学派占据了主力。不难理解,一个有着恶法,比如一句无心的玩笑,便落得满门抄斩,甚至是连累了邻居的时代是很难进步的。西方一些国家的法官可以宣布法律违宪而使得法律失去效力,我们应当承认这是恶法非法在人民或者是国家政治生活的体现。笔者认为,恶法非法是应当由条件的,其中一个必定条件是制定者、执行者、遵守者都必须具备一定程度的法律素养。因此我们现在面对的理由不是法律制定的好坏,而是法律在人民心目中没有分量。因此为了我国法制建设的长远发展,现阶段我国一些制定得不是那么完善的法律也是值得我们遵守的,并且要严格遵守。因为只有这样我们的法制社会才有坚实的基础,我们才能看到未来法制的希望。

  (二)法的社会性

  所谓法律的社会性主要是由维依此合伙契约而成立发起人合伙,但仅仅发起人合伙的建立并不是设立中公司的起点,设立中公司是在公司设立过程中出现的一种过渡性实体,可见不能将发起人合伙和设立中公司两个不同的概念混为一谈,当然更不能认为设立中公司属于合伙。

  (三)折衷说

  1.内容

  该说认为应区分不同情况去理解设立中公司的法律地位。在有限责任公司的情况下,无限公司着重的是股东的个性,股东的变动也较为困难,团体的单一色彩也比较薄弱,所以它的法人基础可以说是合伙;而在股份公司的情况下,股东的个性并不像前者那么明显,股东的变动也相对较为自由,团体的单一色彩也比较浓厚,因此不能将其法人基础视为合伙。也就是说,在有限责任公司尚未成立前的设立阶段,其性质或者说法律地位是合伙,而在股份有限公司的设立阶段,应视其为无权利能力社团。

  2.评价

  既然无权利能力社说和合伙说都不成立,基于该两说的折中说肯定也是站不住脚的,因此将设立中公司分情况界定为无权利能力和合伙的折中说也是不妥的。

  (四)普通组织之商号说

  1.内容

  该说认为:“公司经设立登记,始取得法人资格。若公司未经核准登记设立,即不能认为有独立人格,只应视为普通组织之商号,其所负债务,应视为合伙债务,由各合伙人负连带之债。”5

  2.评价

  与第一种只是名称不同,并无实质差别,两者都认为设立中公司无权利能力,处于一种“无权者”地位。

  (五)非法人团体说

  1.内容

  这是英美法国家的一些学者的观点,认为设立中公司是一种非法人团体,虽不能独立承担民事责任,但也具有相应的民事权利能力和民事行为能力,能依法享有民事权利和承担民事义务。我国学者江平、孔祥俊亦持上述观点,认为设立中公司的法律性质相当于法理学上的非法人团体。6该说认为,从法律形式上看,虽然设立中公司未进行设立登记,不具有独立的法律人格。但从实际上看,它已具有行为能力、意思能力、责任能力,能够实际履行一定行为,承担一定责任,因而它又处于不完全权利能力状态,具有有限的法律人格,即设立中公司在本质上应是一种非法人团体,但基于设立中公司与一般的非法人团体在设立程序、财产的独立性、名称、机关和责任上的区别,所以认为设立中公司是一种具有自身特性的非法人团体7。该说多为大陆法系学者所倡导。

  2.评价

  (1)英美法系的非法人团体具有一定的权利能力和行为能力。非法人团体说既注意到设立中公司的团体性质,又注意到它与公司这种团体的不同,即它没有法人那样的权利能力和行为能力,在此方面,该说是恰当的。

  (2)但设立中公司与普通的非法人团体相比,具有向法人形态转化的过渡性和暂时性。在设立期间,设立中公司由非法人形态向法人形态转化,发起人以发起人协议确定彼此的权利义务关系,并以此为基础制定公司章程、出资验资、选举董事会和监事会,一旦设立登记完成,公司成立并取得法人资格,设立中公司便由此而消灭。因此,设立中公司具有向法人形态转化的过渡性和暂时性,是特殊的非法人团体。

  三、结论

  本文主要探讨了公司成立之前的一个过渡组织“设立中公司”的法律性质理由。目前我国法律还未对设立中公司有制度上的完善规定,虽然有学者进行了相关的理论探究,但基础仍很薄弱,称得上是一处法律空白。设立中公司需要从事各类行为,法律对之应有更多关注,其应具备主体资格,具有一定的权利能力和行为能力,能从事与设立必要行为相关的活动,并能从事一定的设立非必要行为。公司在设立过程中,难免会产生各种各样的民事权利义务关系,其法律责任又会有所不同,所以正确定位设立中公司的法律性质对于处理公司设立的法律责任承担,保障债权人利益是极为重要的。

  注释

  1.梁慧星:《民商法论丛》,法律出版社1994年版,第330—331页。

  2.柯芳枝:《公司法论》,三民书局1991年版,第21页。

  3.刘得宽:《民法诸理由与新展望》,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507页。

  4.顾国叶:“浅析设立中公司的法律地位”,载《法制与社会》2009第5期,第37页。

  5.蔡阴恩:《商事法概要》,三民书局1980年版,第28-29页。

  6.江平、孔祥俊:“论股权”,载《中国法学》1993年第5期,第50页。

  7.王保树:《商事法论集(2)》,法律出版社1997年版,第150-151页。


更多精彩的法律硕士论文,请关注鹏程代写毕业论文网站:http://www.pclunwen.com/


  • 大成 :
  • 99658261
  • 大秦 :
  • 340504978

移动办公:18310981858

鹏程论文网提供MBA/MPA、经济管理、工商管理、教育管理、法律硕士、医学硕士、软件工程、在职硕士以及电子信息技术、计算机等各专业的硕士论文代写服务,还包括开题报告的撰写。 无需定金,信誉保证,当面交易,安全可靠 .

杂志库 更多>>